牛魔王四肖选一肖,牛魔王精选四肖选一肖,三肖选一肖期期准,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 >

第7章 张三勇成亲

发布日期:2020-08-01 10:25   来源:未知   阅读:

  首页纯爱女生山里汉的小农妻 第7章 张三勇成亲

  老崔婆子失望不已,更加认定老头子在外面有人了,天天咒死念活的骂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女人,还动不动就要出去找她老头子去。

  不过,她也就是说说而已,是不可能真出去找的。因为老张头儿走的时候就没告诉他们他要去哪里,就是怕他们整啥幺蛾子让他不得安宁,所以,就算她真想去找人,也没地方找去。

  还有,她的小儿子张三勇已经订了日子,就在初六这天迎娶齐七巧。最心爱的小儿子成亲的大喜日子,她这个当娘的当然不能缺席,再说,她还等着看儿媳妇带来多少嫁妆哩!

  老崔婆子之所以同意自己的秀才儿子娶一个商女,主要还是因为听说齐来顺这几年挣着了,听说现在有上前两的身价哩。

  既然他这么有钱,他大闺女出嫁,总得好好的陪送点儿真金白银吧,要是能多陪送些,她在贴补些,就够她儿子在农安县城里买一座差不多的宅子了。

  要是三勇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她不就也能跟过去住了吗?不就不用成天看着老太媳妇跟张金凤那个死妮子唧唧啾啾的打仗了吗?

  结果,初六这天新媳妇嫁过来时,就带了四口箱子的嫁妆过来,箱子还都不大,轻飘飘的,一看里面就是不咋值钱的东西。

  崔氏失望不已,像觉得自家吃了大亏似的,第二天就开始给儿媳妇气受,具体表现就是天还没亮就站在儿子门外叫儿媳妇起床做早饭,还叫儿媳妇给她倒尿罐子。

  齐七巧可不是个受欺负的主儿,听到婆婆在外面叫她起来做饭倒尿罐子,依旧稳稳当当的躺在炕上,对门外说:“娘,我昨晚后半夜才睡,想多睡会儿,早饭平时谁做今儿就还谁做饭吧,尿罐子让三勇去给您倒吧!”

  “放屁,有你这么给人家当媳妇的吗?我还没听说谁家媳妇像你似的,头一天嫁过来就懒床呢。”

  崔氏叉起了腰,打定主意要给齐七巧个下马威,绝不能惯着她这些娇毛,不然养懒了,将来她还能好好伺候她儿子吗?

  齐七巧听到婆婆这话,乎的坐起身,对张三勇大声说:“咋回事啊?你们家这是娶媳妇呢还是买使唤丫头呢?咋还指着我给你们干活儿呢?我在娘家时可是有三奴六婢伺候的,咋到你家就成丫鬟了呢?”

  张三勇一看她急眼了,忙安抚她说:“看你说的,我娶你回来是为了疼你宠你的,哪能让你干活儿呢?你等着,我去跟我老娘说去。”

  其实,他一点儿都没看上齐七巧,又刁又泼又能做,跟他老娘差不多,要不是看在她是沈若兰的表妹的份儿上,就是给他当小妾她都不带要她的。

  可是,为了自己的大好前程,他只好先忍耐着了,等他飞黄腾达的那一天再想办法摆脱这个死女人吧!

  齐七巧不知道她丈夫心里想什么,还道是自己把他拿捏住了,得意的翻了个白眼,“哼,这还差不多!”

  在张三勇面前,齐七巧是很有优越感的,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再是庄户人家的小丫头片子了,以她家现在的资产来看,她应该算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嫁给张三勇算是下嫁,要不是看着张三勇年纪轻轻的就考中了秀才,将来前途不错,她才不会嫁到他们老张家来呢!

  齐七巧是个心高的,自打看到沈若兰嫁给湛王后,也一心想嫁到官宦人家去,可惜,心高命不遂,沈若兰轻轻松松的就嫁给湛王了,她上跳下窜的张罗了好几年,也没找到合适的夫家。

  她虽然以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自诩,但是在这个时代,商户是社会中最底层的阶级,她一个商女想嫁到官宦人家,就只能进去做妾,偏偏她又不甘心做妾,这才不得不委屈的下嫁给张三勇的。

  本来嫁到乡下人家她都觉得委屈了,老婆子还敢跟她拿腔作势,想使唤她,那她能答应吗?

  张三勇出去了,崔氏看到小儿子出来了,忙说:“你出来干啥?这大清早的,咋不多睡会儿呢,叫你媳妇出来就行了。”

  张三勇低声道:“娘,七巧昨晚睡的晚,早饭你让张金凤做吧,她一个外嫁的闺女在咱们家白吃白喝的,连个早饭都不给咱们做,咱们还养着她干啥呢?”

  张三勇低声道:“娘,看你说的,我又没说不认张金凤这个姐姐,但是姐姐是亲人,媳妇就不是了吗?我媳妇将来还得给我生儿子呢,要是不好好养着身子,生出个病怏怏的孩子来,你愿意啊?”

  虽然她不缺孙子,但是老大家那俩孩子都叫大勇媳妇给教坏了,天天跟她对着干,那个大的都敢拿烧火棍削她了,她也叫这俩不孝顺的小鳖犊子给伤透心了,都不大喜欢他们了。

  虽然不喜欢他们,但是不代表她不喜欢孙子,除了李氏生的那俩牲口崽子,要是二勇或者三勇有儿子了,她还是会喜欢的,特别是三勇的,她最喜欢三勇了,爱屋及乌,三勇的孩子她自然也是最喜欢的。

  就算现在孩子还没影儿呢,但是她也喜欢,等将来她指定把所有的家产都留给三勇和三勇家的孩子,一个大子儿都不给老大那丧良心的一家子留!

  张金凤本以为娶了弟媳妇自己就能轻快轻快呢,结果非但没轻快着,还得多做一个人的饭,真是太让她郁闷了!

  家里的几个人都不好惹,张金凤就把满肚子的怨气都发泄到了新进门儿的弟媳妇身上,还以为她刚进门儿的小媳妇儿得事事小心,不能敢跟她这个大姑姐对付呢。

  张金凤这发现,这个弟媳妇很不好惹,厉害的程度比起大嫂来都有过之而不及,她想要欺负她还真不容易呢!

  不过,张金凤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气馁的人,一次交锋过后,她没记性,又跟齐七巧明着暗着的斗了好几次,从正月一直斗到四五月,终于被齐七巧彻底制服,再也不敢生事了。

  崔氏也不大管她们之间的斗争,在她看来,这个三儿媳妇也不是啥好鸟儿,让张金凤收拾收拾她就对了。

  至于她那个缺心眼子的闺女总斗不过人家,总被人家给收拾了,崔氏也不觉得有啥心疼的。

  该,谁叫她没人家能耐了,她要是能好耐点儿,不就不至于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了吗?不落到这个地步,她不就不用跟她操心了吗?

  在沈若兰的号召下,吉州的三十万大军都投入到了开荒种地的运动中,每年都持续开荒、种田,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钱粮物资,也为吉州囤下了不计其数的粮食,据不完全统计,几周这几年开荒种地种出来的粮食,不仅够吉州这三十万大军自己吃用的,还能另外再养活几十万人口呢。

  淳于洬看着吉州日渐积累起来的财富,囤积的粮草,越发的感念兰儿的贤德,他也从最开始的不大同意变成了开荒运动的积极倡导者,春天开荒的时候,还亲自换上布衣,跟士兵们一起开荒,以鼓舞大家的劳动热情。